妹妹剛出生就被遺棄,姐妹倆失散了四十年。本以為今生已無緣相見,孰料妹妹的閨蜜碰巧來到姐姐所在的工廠做工,還慧眼如炬地發現兩人“長得真像”。隨後,閨蜜促成兩人見面。
兩姐妹
  妹妹剛出生就被遺棄,姐妹倆失散了四十年。本以為今生已無緣相見,孰料妹妹的閨蜜碰巧來到姐姐所在的工廠做工,還慧眼如炬地發現兩人“長得真像”。隨後,閨蜜促成兩人見面。在眾人的鼓勵下,兩人做了司法鑒定,結果證明真的是親姐妹。這樣一個堪比電影劇本的故事,就發生在合肥市高新區永和家園附近。
  出生遭遺棄
  1975年,王玉平出生在舒城。因為家庭貧困,剛剛出生的她被遺棄在了路邊。後來,一個拾
  荒人把她帶到了合肥西部的南崗區域。因為拾荒人養不好小娃娃,王玉平又被交到現在的養父母手中,從此有了自己真正的家。
  在養父母和三個哥哥的精心呵護下,王玉平漸漸地長大了。懂事的她,很早就開始為家裡分憂。22歲那年,王玉平結婚了,丈夫也是南崗當地人。婚後第二年,兩人的愛情結晶誕生了。
  “女兒現在正讀高三,我前不久還去六安那邊陪讀了一陣呢。”
  丈夫一心賺錢養家、女兒懂事又上進,三口之家雖然日子清貧,但溫馨和睦。這讓王玉平過得踏實坦然,即便她身體不好,做過三四次手術,始終泰然處之。但在王玉平的心中,始終有個揮之不去的心結,那就是她無根的身世。“ 我常常做夢,夢見我的母親,可總是看不清她的樣子,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啊。”
  尋親路太難
  這麼多年,王玉平不是沒有想過去找尋自己的親生父母,但人海茫茫,她又沒有一絲線索,這讓她常常感到絕望。“( 被遺棄時)我除了衣物,其它什麼都沒有。那個拾荒人也去世了,我到哪裡去問、哪裡去找呢?”
  王玉平的丈夫曾經鼓勵她找媒體求援。“ 他有時候看到電視上說有人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,就讓我也找媒體試試,但我沒有去。像我這樣無根無據的,是不可能找到的。”日復一日,王玉平將這個心結深深地藏在了心底,偶爾會向最親密的人傾訴,釋懷心情,閨蜜王芹就是其中的一個。
  “我和她都在一個地方長大的,從小玩到大,互相對得上,她丈夫還是我表哥。”王芹和王玉平現在都住在永和家園小區,她告訴新安晚報、安徽網記者,自己和王玉平既是朋友又是親人,無話不談。“ 她特別想在有生之年找到家人。”細心的王芹一直為閨蜜留著心。
  閨蜜新發現
  今年上半年,高新區新建了一個電子廠。6月份,王芹進廠當了女工。開始忙著熟悉儀器和工作流程,王芹沒顧上多和同事交流。直到有一天,她休息間隙,不經意朝對面看了一眼,眼神忽然定在了一個大姐身上。“ 她和王玉平長得太像了。”
  王芹很快瞭解到,大姐名叫段大群,六安舒城人,之前一直在深圳一家電子廠打工,後來廠子在高新區建了新廠,她也就跟著過來了。
  獲悉情況後,一個念頭開始在王芹的腦中盤旋:“ 段大群會不會和王玉平是親姐妹呢?”王芹找了個機會就跟段大群聊上了。聊到家事時,段大群無意中提到自己六七歲時,有個妹妹剛出生就被抱走了,這讓王芹興奮地差點跳起來:“ 我使勁告訴自己,天底下不會有這麼巧的事吧?”
  王芹開始努力撮合兩人見面。“ 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她們,她們根本不敢相信。”在王芹的一再堅持下,段大群和王玉平終於見了第一次面。
  決心做鑒定
  “老實說,我自己並沒有覺得很像。只有笑的時候,確實還挺像的。”王玉平說第一次見面,並沒有太大感覺。“ 心情很忐忑,一直盼望著找到親人,又實在是不敢想象。”
  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這事後,熟悉的人看到她倆,也都說“很像”。段大群和王玉平也開始了第二次碰面。兩人聊天時,總有一種欲言又止的感覺。等到兩人的丈夫知道了這事,就鼓勵她們不如去做個司法鑒定,鑒定下到底兩人是不是親姐妹,免得整日胡思亂想。
  “其實我們倆一開始都不想做。姐姐是怕如果鑒定結果不是,又會傷害我一次。我是有點捨不得錢,做一次鑒定要花3000塊錢呢。我一個月(工資)才一千多元,如果鑒定結果不是,這錢豈不是打水漂了。”在眾人的紛紛勸說下,今年8月份,兩人終於下定決心,去做了司法鑒定。
  踏上回家路
  “做完鑒定後,我心裡一直起伏不定。盼著結果早點出來,又不想它出來。”離開親人四十年了,想到司法鑒定書上的幾行字,就能讓尋親夢實現或破滅,王玉平心緒難以平靜。
  8月11日,司法鑒定所給段大群的兒子打了電話,兩人的關係已經確認。司法鑒定書上白紙黑字:“ 支持王玉平與段大群存在全同胞關係。”
  聽到兒子的敘述,段大群當時就哭了。廠里的人很快給王玉平打了電話:“恭喜你,姐姐找到了!” 王玉平也是泣不成聲。她說,回想往日的情景,喜悅、難過、委屈,百感交集。這個與家分別40年的孩子,終於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  在姐姐的口中,王玉平得知父母都已過世,家裡兩個哥哥一個在舒城,一個在外地。“ 我回了趟舒城,見到了大哥。但時間太緊,當天就回來了。”王玉平說,她打算過年的時候再回趟老家,去看看自己出生的地方,去為父母上墳、祭祖,盡子女的孝道。
  感恩養育情
  現在,王玉平和段大群在同一家電子廠工作,姐妹倆有了更多時間接觸。“ 姐夫在肥西做事,姐姐一個人住在廠里,我也很心疼,有時候就從家裡給她帶點東西。”王玉平說,有天中午,她做了一個夢,夢見了姐姐。“ 樣子都是真切的,因為我們真的重逢了。”找到了親人,王玉平找到了親情的歸宿。
  不僅如此,王玉平還滋生了一種別樣的感情。“ 和養父母一起生活時,我很自然地認為自己就是家裡的一員。現在,我才恍然大悟,原來他們並不是天生就應該養我的,他們的養育對於我這個被丟棄的人來說,是一種恩賜。”王玉平說,自己想要儘力去報答,這種希望報答的心情從來沒有這麼熾烈過。 周冰潔本報記者李利項磊
創作者介紹

freelance

af02afrza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